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本网动态

少年混社会沉溺络为送友手机抢劫杀人

2018-09-18 15:33:00

摘要:

犯罪逃逸后“慷慨”挥霍

清楚犯罪后果没有丝毫惊慌

孩子,你为什么这么残忍?

-本报赴蓬莱对话19岁抢劫杀人犯罪嫌疑人

背景

2007年6月29日晚8点20分,蓬莱市刘家沟镇刘家沟村,村民何大龙往自家的店走去。

这是一个二层楼,一楼是店铺,二楼住人,后面还有个小院。这个时间店里一般没有什么客人了,妻子马欣应该在大厅里清点

进账。何大龙像往常一样推开门进了店,却发现营业厅里空无一人。

猜想妻子可能在后院,何大龙便往后院走,他万万想不到的是,几秒钟后他在后院看到的是从此不会被抹去的一幕:45岁的妻子马欣躺在地上,浑身上下到处是血,没有一点声息……

这起恶性刑事案件在当地引起了巨大震动。接警后,蓬莱市公安局田力局长、陈帝尧政委、李斌副局长亲自带领刘家沟派出所和刑警大队民警赶到现场,并迅速成立了“6·29”专案小组,在李斌副局长的指挥下锅炉防冻剂
,办案民警兵分两路,一路现场勘验检查,一路调查走访。根据现场丢失的大量现金和几部,案件被果断定性为抢劫杀人,据此,一场围绕着受害人基本关系的地毯式调查也悄然展开。

就在大量的缜密调查之后,一个可疑人物渐渐浮出了水面:

李驰,男,1988年1月1日生,蓬莱市刘家沟镇乌沟逄家人。李驰是被害人马欣侄子的同学,案发前不久,马欣的侄子曾带李驰来店里玩过。经调查,李驰初中毕业后开始在社会上游荡,无所事事的他经常和一些不良分子交往,案发前,他在济南泉城路的一家吧作管,案发后便失去了踪影。

综合种种可疑迹象,李驰被列为本案重大嫌疑人。

李驰酷爱上,这也成为找到他的最大突破口。刑警在调查中发现,李驰有两个交往频繁的女性友,一个叫艾玲,15岁,一个叫张萌,16岁,二人都是烟台某学校的学生。

7月2日下午,蓬莱市公安局刑警大队民警在学校找到了张萌,询问中,从张萌身上发现了被害人店里丢失的,一问,正是李驰给的,此时,几乎可以确定本案确系李驰所为。此后,刑警做通了张萌的工作,张萌答应打将李驰约出来。

6点40分左右,张萌拨通了李驰的,李驰没有丝毫怀疑,让张萌在学校门口等他,此时,7名来自蓬莱和烟台的刑警队员早已潜伏在学校门口附近。7时左右,打完十几分钟后,一个身影摇摇晃晃地出现在刑警的视线里,一边打一边往校门口走。

“是李驰!”

几名刑警蜂一拥而上,将李驰按住,面对突如其来的刑警,李驰用尽力气剧烈反抗,但终被制服。当晚,警方对李驰进行了审讯,李驰对抢劫杀人一事供认不讳。

至此,这起抢劫杀人案在案发三天后即告破。

对话李驰

年仅19岁的李驰为什么会抢劫杀人?

在作案逃逸的这两天里,他又做了什么?

本报赶赴蓬莱独家对话李驰,听李驰讲述作案过程,探寻他的内心世界

-返乡杀人的路费是借来的

为寻找机会等了4个半小时

在李驰的描述中,时间再次回到让何大龙终生难忘的6月29日傍晚前的几个小时。

李驰在济南那家吧已经干了一个多月了,可却没赚几个钱。当天上午,他坐客车赶到烟台,跟友张萌见了面,李驰向张萌借了20块钱当路费,随后坐客车返回了蓬莱。

李驰并没有回家,而是直奔那个他早就盯住的地方:马欣的店。李驰说,之前马欣的侄子带自己去她的店时,他就觉得马欣“很有钱”,有了抢劫的想法后,就选定了马欣的店。

下午2点左右,李驰出现在店,只有马欣一个人在。因为此前认识,两人便站在柜台里外两边聊天。期间,马欣洗了一次头,用电吹风吹干,随后拿出一把之前干理发店时留的剃须刀修理头发。修完头发,她顺手就把剃须刀放在了桌子上。

从2点到6点半,李驰在店里整整呆了4个半小时,他不动声色地进到柜台里边,还去后院的厕所方便了一次。李驰告诉,这4个半小时里他一直在寻找动手的机会。

“当时,店里来了一个送卡的人,她(马欣)打开电脑桌旁边的包拿钱时我看见里面有很多钱。”李驰说,也是在那一瞬间,他最初只是想抢的念头开始膨胀起来:我还要钱。

送卡的人走后,马欣在电脑上玩游戏,李驰就凑过去看着她玩,趁这时,他偷偷把放在桌上的那把剃须刀藏进了口袋。

“我想骗她去后院,在那儿动手。”李驰说,大约6点半左右,他以上厕所为名去了后院,两次折回来慌称没有手纸,没有丝毫戒备的马欣一边说“我去看看”一边往后院走,李驰随即尾随在后。

跟随到厕所旁边时,李驰突然伸出双手将走在前面的马欣一把摔倒在地,随即拿出藏匿于兜中的剃须刀在其脖子上划了一刀。突然遭到袭击的马欣本能地开始反抗,并大声疾呼救命,见此情形,李驰再次挥起了剃须刀……

-给友过生日挥金如土

“怕被人认出来”植发改纹身

在用残忍的手段将马欣杀害后,李驰迅速返回大厅,从电脑桌旁的包里拿出近1.5万元现金,又从柜台里拿走一新两旧3部,随后逃离作案现场。

出了刘家沟村旁边就是206国道,李驰打车赶到烟台,当晚换上了新买的衣服,在开发区一家洗浴中心过了一夜。6月30日是友艾玲的生日,联系后,上午10点左右,李驰打车赶到建文学院附近,和张萌、艾玲、宋华(女,张萌和艾玲的老师)、张萌的男友四人会合。随后,五个人乘上两辆出租车前往牟平给艾玲过生日。

上车后,李驰把抢来的一部给了张萌,顺着车窗扔掉了一部,并将另一部“慷慨”地送给了出租车司机。下车后,张萌把李驰送自己的给了宋华,称不支持MP3、MP4功能,让李驰给买新的,李驰当即答应了,随后在一家店花2000多元给张萌和宋华各买了一部新。

中午,李驰花800元请大家吃饭,给了过生日的艾玲500块钱。饭后,五人一起逛街购物。傍晚时分,喝了不少酒的李驰要去找“小姐”,身上带太多钱不方便,便把钱分成两份分别交于张萌和宋华保管,事后清点共计6000元。

7月1日,五人一起乘车返回烟台,张萌和宋华将钱归还李驰。傍晚,五人来到烟台大学附近,宋华提出李驰带钱不方便要帮忙保管,李驰便点出3000块钱要张萌和宋华去存银行,由于银行下班了没存上,随后几人分开。

也正是在此前不久,刑警找到了张萌,并让张萌打了那个让李驰自投罗的。

采访中,了解到一个细节,在杀完人逃到烟台后,李驰在脑后植了一缕很长的头发,还将胳膊上原来的刺青改成了别的图案。当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时,他说:“我怕被人认出来。”

其心态的简单可见一斑。

-混迹社会疏离家庭沉溺络

了解犯罪后果未表现丝毫恐慌

19岁的李驰看上去还是一张孩子脸,他中等身材,身材健壮。

“你去那里的目的是做什么?”问。

“抢。”李驰回答。

“为什么要抢?”

“给XX。”

“你知不知道抢劫杀人的后果。”

沉默片刻后,李驰说:“知道。”

“你是什么时候计划要抢劫的?”

“从济南回来的时候龙台二期桃源
。”

……

李驰说,当初向张萌借20元路费时,自己许诺“将来我会还你200块”,因为此前聊天时张萌说自己没,自己很爽快地答应送她一个,第二天是友艾玲的生日,他也许诺要给艾玲过生日。

李驰出身于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家里有一个姐姐,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初中毕业后李驰便没有再读书,而是踏上了社会。由于没有固定职业,他只能每天和一些游手好闲的社会青年厮混在一起,很快正商家河家
,他们身上的一些不良习气也悉数在李驰身上得到复制和发展。

络是李驰的挚爱,从一开始接触络李驰就非常迷恋,他混迹于吧,“享受”这个虚幻世界带来的一切。

在他看来,给友、钱就是一种“慷慨”和“大方”的表现,会赢得一种“自信”和成就感,也正是这种简单却不断膨胀的欲望让他最终选择用一种最简单的方式获得物质利益。

当问及李驰与父母的关系时,他的反应很冷淡。事实上,李驰的父母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他了,在民警前去调查时

,父母对他的现状几乎一无所知。李驰的姨妈告诉警察:“只要看见他,我们就要往家抓,可是看不住就又跑了。”

疏离的关系让家庭对李驰几乎没有丝毫的约束力,任凭他在社会的大染缸中越陷越深。据了解,李驰在被抓捕时,就很清楚自己可能会承担的后果。因为是预谋杀人,在犯罪过程中,他的情绪一直比较冷静,被捕后几次接受提审,李驰都没有表现出任何害怕和恐慌。

“近几年来,因为交友不慎导致的犯罪行为很多,但像这样的恶性案件相对较少。”采访中,蓬莱市公安局李斌副局长告诉,对于社会阅历较浅、判断力较弱的青少年群体来说,过渡沉溺络、交友不慎和自我把握的失控,正在让越来越多青少年的价值取向发生扭曲,成为引发犯罪乃至恶性犯罪的重要诱因。

目前,李驰已被蓬莱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

(稿件中犯罪嫌疑人及其友系化名)

思考:李驰悲剧背后的家庭教育之痛

“人们在谴责李弛残忍杀人抢劫的同时,也要思考他残忍行为背后的原因及其对我们的警示意义,他之所以如此残忍和冷漠,这和其家庭教育环境是分不开的。”心理咨询师、莱山镇中学徐轶敏老师分析,在作出犯罪行为前,一般人会理智地想到自己的父母和家庭,但李弛为了给和自己关系亲密的女性友而杀人,可见他心中对父母亲情的冷漠,这种冷漠正来自于他从小所受的家庭教育。对于“中学毕业后辍学,游荡社会,结交不良分子,与父母关系淡漠,迷恋上”的李驰来说,他的杀人行为正是为对家庭亲情冷漠的一种过度补偿。

徐轶敏说:“这个事件给我们的警示在于,父母要有科学的家庭教育方式,教育孩子不能简单粗暴,特别是孩子的学业发展并不顺利的时候,切不可把孩子放进社会,要让孩子感受到家庭和亲情的温暖,这样孩子既使一时冲动,但只要想到父母和亲情,也会理智地放下邪念,不会做太过分的事情。” ( 王晓丹 通讯员 付增法 李明霞 辛彦君)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